继酷奇单车后,小蓝单车倒闭

443
作者:小甜瓜
文章附图

  作为业内综合排名第三、素来以“体验好、管理精细”自居的小蓝单车,最近陷入了崩盘危机。而酷骑单车也因押金退款问题,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。在这个冬天,共享单车感受到了森森的寒意。

    在盈利、运营等争议之外,资本成为一把悬在共享单车头上的利刃。随着越来越多的城市陆续对共享单车投放数量进行限制,加上投资者在投资共享单车时趋于理性和谨慎,致使许多共享单车品牌未能拿到新的融资,导致资金链断裂,出局成了最终出局。而伴随着共享单车第二梯队相继退场,摩拜和ofo之间的橙黄争霸赛已经进入倒计时。


  事件

   小蓝单车倒在寒冬前

   在小蓝单车CEO李刚预言的共享单车寒冬来临之前,小蓝单车已经熬不下去了。

   “有段时间很多共享单车都传出退押金难的问题,那个时候我就把小蓝单车的押金退了。”广州市民马先生对南方日报记者表示,没想到之后小蓝单车就停止运营了,他很庆幸自己退得早。

   事实上,小蓝单车的倒闭早有预兆。此前不久,一名小蓝单车员工在某职场社交平台发布消息称,小蓝单车宣布解散,员工工资被拖欠到2018年2月10日。而后小蓝单车的资金链问题迅速凸显,不少用户抱怨称:“小蓝单车对于用户的押金退还要求概不回复。”而当众多用户赶到小蓝单车的北京总部办公室时,却发现大门紧锁,人去楼空。

   由于小蓝单车的市场份额在共享单车行业中排第三,小蓝单车的异常引起了市场广泛关注。面对外界的种种质疑,沉默已久的小蓝单车终于发声。11月16日晚间,李刚发表公开信反思创业,承认“融资失败”“错失并购”“财务恶化”等运营现状,公开表示存在战略的失误,并称小蓝单车已由拜客代运营。

   李刚在公开信中称,尽管小蓝单车一直被公众认为是最好骑的共享单车,“但再好骑的产品,在缺少了多元化资本支持和良好的财务规划能力时,都显得无力。”据了解,在“最好骑”的名头下,是小蓝单车相比于其他单车更高的造车成本。小蓝单车的车体成本在700元左右,智能锁则需要500元,2016年小蓝单车发布时,整车造价接近2000元。在3月推出的变速车bluegogo pro成本则超过2000元,而还在概念阶段的bluegogo pro2,由于加装了一块7.5寸的电子屏,成本逼近3000元。相比之下,ofo的造价只在300元以内。

   造车成本如此之高,资金流却没有跟上。公开资料显示,小蓝单车成立于2016年10月份。在今年年初,小蓝单车曾获得4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,估值达10亿元。融资成功后,小蓝单车开始与摩拜、ofo等竞争对手正面交锋。随后又在今年3月透露将迎来B轮融资,但这笔融资却最终宣告失败。

   


现状

 二三梯队企业相继倒闭

   实际上,小蓝单车的倒闭并非个例,今年以来,悟空单车、3Vbike、町町单车等具备一定业务规模的共享单车品牌已“阵亡”。

   今年6月13日,悟空单车的运营方重庆战国科技有限公司宣布,由于公司战略发生调整,自2017年6月起,将正式终止对悟空单车提供支持服务,退出共享单车市场,成为首家倒闭的共享单车企业,而距离其正式运营仅仅5个月。

   6月21日,共享单车平台3Vbike对外宣布,即日起停止运营,提醒没有退押金的用户尽快申请退款。3Vbike是2017年2月份正式上线运营,筹集资金六七十万,投放车辆1000多辆,运营时间仅4个月,比悟空单车还短。3vbike创始人巫盛华曾表示,在二三线城市发展共享单车最大的问题有两个:一是小公司资本单薄,车辆投放少,偷盗问题严重;二是许多地方政府对于共享单车设有市场准入门槛,难以进入。

   11月初,酷骑单车也在资金问题集中爆发后将运营权转交给拜客出行。11月20日,有消息称,酷骑单车正式关闭位于北京通州的万达广场总部,现场出现大量前来退押金的消费者。据了解,酷骑单车当时的押金高达298元,据称总押金达到近30亿元。酷骑单车方面表示,已委托了第三方运营公司继续运营现有车辆,消费者仍然可以正常扫码使用车辆,不需要使用押金。如若需退还押金,用户要持有效身份证件到成都领取,除此之外还留下了两个手机号码作为退押金的专线。

   同样备受押金退款难问题困扰的,还有小鸣单车。今年7月,小鸣单车用户开始反映押金难退问题,使得用户爆发退押金潮。而在7月开始爆出退押金难的问题时,其CEO陈宇莹曾将押金退款难解释为“技术问题”。据悉,截至10月下旬,小鸣单车已经成功处理押金退款要求近九成,但是仍有部分用户押金没到账。


 分析

“橙黄争霸赛”即将开启?

   实际上,在盈利、运营等争议之外,资本成为一把悬在所有共享单车企业头上的利刃。从拿不到融资到宣布倒闭,短短4个月时间小蓝单车便倒闭了,共享单车市场是一场烧钱游戏。

   相反的是,共享单车市场的两大巨头ofo和摩拜在融资路上却一往无前。ofo已经过八轮融资,最新的E轮融资还超过7亿美元;摩拜则经历了九轮融资,最新一次超过6亿美元。而且从背后的资本投资看,摩拜站队腾讯、ofo站队阿里的局面现在已形成。

   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,2017年以来,共享单车企业加快融资和市场扩张步伐,ofo与摩拜率先完成E轮融资,hellobike、小鸣和优拜处于B轮融资阶段,其余多数处于A轮或天使投资阶段。但随着相关法规的出台,市场竞争的加剧,投资者逐渐减少了对共享单车行业的投资,市场发展逐渐放缓,诸多平台发展面临危机。

   曾有业内人士指出,目前摩拜与ofo占据共享单车的头部资源后,后面像小蓝单车等一些产品做得比较好的共享单车都融不到钱了,风险投资的热情已经退却。而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回顾町町单车败局时表示,“小玩家就不要进了。我最后悔的是,这个年龄去和BAT打,根本打不过,资本的力量太强大了。”而此前小蓝单车、酷骑单车都被曝曾与美团、ofo小黄车等企业寻求收购合并,但无人愿意接手导致最终倒闭。

   在“活水”不再涌动的时候,为了逃脱倒闭的危机,有的共享企业选择了另外两条路——并购或跨界。比如,永安行与哈罗单车选择了抱团取暖,双方业务进行合并之后,新公司的实际业务将由哈罗单车团队负责,永安行与哈罗单车的联姻也被视为“共享单车并购第一案”。哈罗单车联合创始人李开逐曾表示,“共享单车不存在第一梯队和第二梯队,交易成功后前面只有三个玩家,摩拜、ofo和我们。”而此前也有分析人士指出,互联网创业殊途同归,共享单车的前途可能类似网约车的结局。

   共享单车巨头则选择转战下一个疆场,与背靠大公司进行跨界合作。在9月底,摩拜单车与首汽约车签署了合作协议,双方将在App接入、服务互通、用户对接、品牌营销和技术研发等领域展开合作;10月底,摩拜单车还与顺路搭乘平台嘀嗒拼车达成战略合作;11月初,摩拜与贵州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、新特电动汽车达成合作,三方就合作打造绿色智慧共享出行体系,定制摩拜出行共享汽车、助力电动车,建设电动汽车共享平台,发起成立共享汽车投资基金等方面达成合作协议。

   有业内人士表示,整个共享单车行业正在吹泡沫,参与方太多,风险投资太多,而利润太少,洗牌是必然的。在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看来,市场洗牌是种规律,不可避免,任何一个行业发展到一个阶段都会进入洗牌阶段,一个市场容量有限,容不下过多的平台,共享单车行业正在面临洗牌,资金问题以及市场策略的失误导致小蓝单车的失败。

   曹磊表示,随着市场格局基本稳定,第一梯队的优势逐渐显现,中小玩家生存空间越来越小,加上大部分单车企业只是把共享作为卖点,依靠吸引眼球来获得融资,缺乏核心竞争力。目前,全国许多城市陆续对共享单车投放数量进行限制,加上投资者趋于理性,投资共享单车变得谨慎,致使诸多平台拿不到新的融资,导致资金链断裂,出局成了最终结。

 

 甜瓜科技认为,在群雄逐鹿的互联网市场,资本的力量一直起着主导作用。因为互联网大都靠模式的创新而非技术的创新而诞生。在融资之后为迅速占领市场而采取补贴等激进的市场策略,这样做导致在营收很少的情况下大量烧钱。而风险投资会进入这一领域投资若干家公司,导致行业竞争加剧。互联网公司把钱花光之后,能否获取较高的市场份额,决定着能否拿到下一轮融资,这关系着生死。从当年的团购领域的百团大战到百度糯米出售,从外卖领域的行业整合,在到滴滴快滴的合并,在到共享单车,互联网领域演绎着百花齐放,到寡头垄断的故事。

      表面看似互联网领域的轻资产模式进入门槛很低,只要做一款应用,拿到融资,便可迅速获得用户。然而背后的资本可以将小的玩家迅速扫地出门。不变的一轮又一轮的大潮,变的是,行业的整合的时间越来越短,从5年的团购领域,到3年的外卖领域,而今的共享单车,1年之间便可决定胜负。尽管如此,还是有无数创业者,挑战者,敢于冒险,去改变着这个世界。他们才使我们的这个世界变得丰富绚丽,多彩多姿。


文章分类: 产业动态
分享到:
【服务热线】 024-31039400
【公司地址江苏省盐城市盐南高新区科城街道新龙广场13号楼1631室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三好街96号同方广场4层